保定曾有一股熱潮:該中心的概念被推測為房價

發布:2019-07-20T16:19:49 閱讀:30次(在線編輯:白溝樓盤信息網)
  保定曾有一股熱潮:該中心的概念被推測為房價先漲,保定、元市保定路、明朝保定政府、清代直隸總督府,以“保衛大都會,穩定世界”命名。
  現有26個縣(市、區、開發區),面積209900平方公里。是華北行政區劃內最大的城市,總人口1017萬人。目前已形成以汽車、新能源、紡織服裝、新型建材、旅游業為代表的現代工業體系。
  它與北京接壤,是首都的南門,被譽為“北京的正常門戶,首都的重要場所”。與北京、天津形成一個邊長約140公里的三角形。與北京相連的卓州、高碑店、保定三個高速火車站,可在一小時內到達,空間足以承擔北京的功能。
  環渤海經濟圈,環首都經濟圈,京津冀都市圈…以前,有幾個概念試圖將這三者聯系在一起。然而,北京、天津和河北之間的交流仍然不如預期的好。直到今年2月26日,習近平還呼吁努力實現京津冀一體化,自覺打破自己“一畝三畝”的心態,同心協力,朝著頂層設計的目標努力。首次大規模引進資源。每個城市都在涌動,試圖抓住機遇。在這一過程中,與北京和天津接壤的三個城市保定、張家口和廊坊正處于風暴的頂端。
河北白溝房價
  保定很久沒這么忙了。今年3月底,“政治副中心”的謠言使保定成為輿論焦點,房地產市場蓬勃發展。隨后,“分中心”的聲明遭到否認,但這并不影響房價的飆升。在中央政府發布文件之前,各個方面的“激增”讓保定的政策研究人員緊張,甚至“手到擒來”。在短時間內,各種各樣的謠言激起了古城保定,帶給人們興奮、激動、糾結和思考。
  在這場騷動中,保定面臨的最現實的問題是:保定在京津冀一體化中究竟有什么作用?而那些面臨搬遷的人也面臨著選擇:去還是不去,去會是什么樣?如果你不去,你會去哪里?上個月的最后一個周末,記者在保定第一銷售中心見到了劉輝,他皺著眉頭。女售貨員有點同情地告訴他,這棟樓的平均價格在一天之內從6000漲到了6500。劉輝不知道第二天又漲了200元。
  對于保定的房地產市場來說,這是一個瘋狂的周末。門房把銷售中心擠得人滿為患。劉輝注意到有很多外國人在看房子。劉輝家的三代人擠在一棟90平方米的老房子里。因為以前房價很穩定,所以他不急著換大房子。直到“政治副中心”的謠言使房地產市場突然熱起來。
  “我現在的處境特別矛盾。劉輝說,一周的各種消息也讓他更加困惑:“政府之前說的和后來說的不一樣。起初,它肯定是在這里,然后可能是在這里,然后由該省決定,新聞在這里降落,造成混亂。”
  河北省政府政策研究室原主任、保定人謝魯生認為,保定“發燒”。3月25日,當他在京津冀一體化會議上發言時,他顯得輕松有序,一個接一個地數著保定的優勢。
  幾天后,記者再次采訪了切爾西先生,但他的語氣很憤怒:在中央政府發表這篇文章之前,這是炒作,這是“別有用心”,他把“先頭部隊”指向包括房地產開發商在內的“利益集團”。
  3月27日,媒體發布了《河北省委省政府關于推進新型城鎮化的意見》,希望承擔北京市行政事業的疏散職能。
  在他的觀察中,房價上漲是在“政治副中心”的謠言傳播之后發生的,雖然河北省的“意見”中沒有包括這個詞,但寫下了哪些單位保證要承擔,“這在助燃火焰中起到了作用”。
本溪亿酷棋牌手机版